墨玉麒麟——皇宫之行

“麟”一般都是用在男孩子的名,可我的母亲是临产而死,也就是说我从来没见过母亲的样子。我是由父亲单独抚养长大的,麟儿更多的可能是纪念我的母亲。
    自荆轲和父亲离开后,太子丹几乎没有离开过易水河,高渐离也一直坐在河边弹琴,雪女和一些不知名的人几乎每天都来一次,他们都在等,等那个希望,等那个厄运。我的眼泪也从未干过。
    丹是位好太子,他爱他的人民也包括我这个无名的小女孩,他怕因为父亲的事而过度悲伤,便叫我离开易水河,与雪女去国都邯郸。可我的心思完全在刺秦计划上,我担心计划能否成功,担心父亲能否回来,同样担心燕国以后的命运。完全没有理会都城的繁华直到进了皇宫。
    皇宫的富丽堂皇并不吸引我,我在意的是皇宫中的一个人——太子妃。高贵美丽的太子妃,她让我想起我未曾谋面的母亲,那时我并未见到高月公主,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昭王与王妃总是在欣赏安逸的生活,他们不知道刺秦计划,他们习惯了安逸的生活这并不是好事,他已经不是黄金台上的燕昭王了。燕国还可以坚持到太子继位吗?秦国如今空前的强大,就算刺秦计划成功了会改变燕国的命运吗?下一位君主会放过其他诸侯国吗?未来有太多不可知了,我感到很累很晕,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蓉姑娘她没事了吧”这个声音......是母亲吗为什么我睁不开眼睛只能感到一双温暖的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母亲母亲”我无声的呼唤她就在身边在我的左手边。母亲,麟儿好想看看你,“只是发烧学习几天就会好了,太子妃不必担心”太子妃...我...原来是太子妃我还在皇宫中,我的母亲会是怎样的人,我真的好想见见她。
    当天我便离开皇宫回到易水河边,等待那个不可知的未来。我一直都在幻想这样的两个画面,当我站在父亲慢慢向我走来,他是燕国的英雄,鲜花为他铺路或是他们回的很隐秘,高渐离已经离开易水河,他们在某个酒馆里把酒言欢.......
    可易水河边只回荡着那冰寒的琴声,琴声与漫天飞雪交织弹琴的人,他的心,恐怕是和我一样的吧......